• 公告

electrumserver

外匯返傭 exness外匯網 2021/9/14 23:05:41 1次瀏覽 0個評論
electrum server


首先, 債券是安全的。


   美國國債,長期以來被認為是無 風險的資產,也就是說,只要持有至到期日,美國政府就不太可能違約, 當然可以收回本金。


  其次,債券具有多元化的重要 價值


  每當風險襲來且 股市下跌時,債券往往反其道而行之, 而不是下跌,從而減少了投資組合縮回,并在最困難的時期為投資者提供了穩定的回報。


  第三,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央銀行在應對通貨膨脹方面非常有效,主要 國家的基準利率 一直在下降,因此債券的投資回報率令人驚訝地良好,甚至可以與 股票相提并論。


  但是鑒于債券的風險要比股票低得多,因此它們甚至比股票具有更好的價值 投資選擇


   未來可能就是現在這種 金融占有大量的社會資源,然后又是超利潤分配的這種模式,需要 調整


  到微觀層面,小孩們報志愿找工作,不再選金融和銀行保險。


  而且如果回過頭去看,在上世紀50年代,美國是出過一本凱德曼報告,核心就是要遏制金融資本,扶持產業資本。


    如果說從 每一個國家每一個社會的角度,最保守的一定是政府,因為他是守城者,而對于 全球來說,最大的守城者是美國,現在的格局對他的利益糾葛是最深的。


  所以美國整體開始調整,全都 是在做防御性的調整,大體判斷會持續10年以上,就是在未來10年的過程中,美國內部一定是在調整。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桑德斯提議把平均最低工資每小時7塊5美元提到15美元,雖然沒有通過,但是他還是依依不饒,直接就說比爾蓋茨要交稅,巴菲特要交重稅,主要是你們掙太多了。


  還有要想把人工智能推出去,那就要給失業人群每個月發1萬美元。


  人工智能最典型 的是降低勞務就業率,降低福利和就業率,都能用機器。


  而人是現實的,要把這塊守住,才能往前推。


    2035年之前,美國面臨一些內部的不確定因素,咱們是太確定了,一步步走肯定是要走完的,大體上是用咱們的確定性來應對他們的不確定性。


   中國讓美國感到擠壓的就是中國的發展速度和這種發展模式,美國人感覺他扛不住。


  美國人用住的大房子,開的高能耗的車,中國要奔小康都按這個標準來,地球是扛不住的,一定會對美國利益產生巨大的擠出效應。


  所以美國一定要在 能源方面大做文章,拜登一上臺就加入巴黎協定,圍繞清潔能源做了很多工作。


    其實無非就兩條,首先是能獲取什么能源,然后就是把能源 利用好,把生產出來的東西分配好。


  怎么利用能源是科學家的問題,怎么把它組織是企業家的問題,怎么分配是政治家的問題。


    中國的應對是在 碳中和之前要碳達峰,言外之意在碳中和之前,中國是高碳排放,先把能源要用足了,但是這里面還是有不確定性。


    第一,現在對于新能源的認識是不是足夠的?第二就是傳統能源的能耗方式是不是還有可改進的地方,我聽說是中國這方面挺厲害,可以實現美國能源取用的方式,但是能耗還要大幅度的下降。


    掀起這一輪綠色金融全是中央央行,最早提的是英國的央行行長,金融口在重視綠色、重視能源。


  他們認為能源的變化、綠色氣候的變化會帶來金融危機,所以中央銀行要維護金融穩定,必須研究這個問題。


  我覺得可能還是全球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之間進入了一個重新配置結構的關鍵階段。


    SWIFT被美國主宰的確不假,除了該機構的董事長常年由美國人擔任外,作為一個覆蓋全球的銀行間跨境相互通信與 結算系統,SWIFT的結算工具主要是美元,而且全球所有國家的貿易與投資往來都須經過SWIFT進行結算,美國也經常拿SWIFT當做武器對相關國家展開制裁,也就是限制或者取消使用美元的資格。


  在這種情況下,天下自然苦秦(SWIFT或者美元)久矣。


  但是,苦水也只有往肚子里吞,畢竟全球至今還沒有找出一個可以“去美元”的有效藥方,即便是有了像 數字 人民幣這樣的法定數字 貨幣新面孔,也并不意味著其就可以成為取代美元的力量。


    不錯,數字人民幣可以獨立于SWIFT之外運作,但交易永遠是雙方或者多方的,如果在SWIFT之外采用數字 人民幣結算只有一方 尤其是中方的主張,再順暢的交易與結算通道恐怕也是功能式微。


  換言之,數字人民幣要得到國際市場更多的認可,必須具備超過或者與美元齊身的價值,比如幣值穩定、流通廣泛與匯率自由等,顯然人民幣還不能完全顯示出這些優勢。


  既如此,擺脫了SWIFT而采用數字人民幣結算的數量也將十分有限,相應地對美元的“擠出效應”也會非常微弱。


  還有一點必須提醒的,無論是采用什么貨幣工具結算,國際市場上的貿易品尤其是大宗商品都是用美元來計價的,也就是說,即便脫離了SWIFT用數字人民幣結算,前提都是建立在美元作為價值尺度基礎之上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說數字人民幣 改變的只是貿易工具的結算形式,并沒有改變對美元的價值依賴這一核心內容,從而也就沒有動搖美元的基礎性支配地位。


    實際上,按照官方的表述,數字人民幣包括DC(數字貨幣)和EP(電子支付系統)兩個部分,其中DC代表的是流通中的現金,即所謂的M0,或者說流通中的紙幣量,而EP代表的則是流通與支付渠道,也就是線上代替線下、銀行支付之外還有非銀支付。


  顯然,數字人民幣改變的只是法幣形式與使用方式,而任何一種貨幣的本體價值或者實際影響其實并不會因為這樣表觀的改變而改變,尤其是在國際匯率市場與全球貿易活動中,美元也不會因為數字人民幣的出現而自慚形穢,反倒可能是一切照舊。


  否則,全球目前那么多國家和地區都在搞法定數字貨幣,美元早就無用武之地了。


    其實,照美元在全球的功能地位與市場影響力,目前任一非美貨幣均不可與其同日而語。


  在各國央行的外匯儲備中,美元占比達60%,國際貿易投資支付的份額中美元占比超過40%,同時全球40%的債務以美元計價,90%的外匯交易都涉及美元。


  另外,在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貨幣籃子中,美元也一直穩居第一。


  這樣的國際貨幣體系很長時期將很難重塑,因為支撐美元在價值儲存、交換媒介和記賬單位長袖善舞的不僅只有美國在全球領先的經濟、科技和軍事綜合實力,也有美國作為全球最大消費市場所產生的強大購買力與美元輸出力,更有美元自身穩定的信用背書。


  這種情況也說明,只要美國不主動改變國際貨幣體系,任一貨幣都不具備可以取代美元的較大概率,其中包括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主導地位并不會因任一或者多個國家貨幣形態的變化而作出改變;反言之,只要美元不數字化,即使有人民幣、歐元等主要貨幣的數字化,也很難撼動目前的國際貨幣體系。


  
(0)個小伙伴在吐槽